恶意传播新冠病毒?外出遇到这类人,请你们一定要躲开!

恶意传播新冠病毒?外出遇到这类人,请你们一定要躲开!

更新于2020-08-23

20日是韩国新冠疫情“复发”的第8天,日增病例数超过了300例,是自今年3月8日以后166天来首次突破300例,并创造了最高纪录。


除了日增病例数暴增,20日也是韩国全境爆发新冠肺炎的节点。除济州以外的16个市、道均出现了确诊病例,首都圈集体感染正在向全国扩散。


在韩国全境范围内,首尔城北区爱心第一教会和本月15日光化门集会相关的确诊病例不断出现。

1.jpg

图片来源:NAVER


据韩国中央防疫对策本部公关部的数据显示,以20日中午12点为基准,首尔城北区爱心第一教会相关的确诊者增加了53名,累计达到了676名,光化门集会相关的确诊者增加了8名,累计达到了18名。


造成如今这种局面,“哈利路亚”全光勋牧师和爱心第一教会的教徒们可以说是无法逃脱责任。


早在本月中旬爱心第一教会最初出现集体感染征兆的时候,全光勋牧师与该教会的教徒不仅没有遵守韩国的防疫准则,反而变本加厉的聚堆集会,结果就导致了此次新冠疫情在韩国突破性的复发。


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后,全光勋牧师与教徒仍然不配合韩国防疫当局,多次与防疫人员发生冲突,甚至还出现了确认患者逃跑的事件......


全光勋牧师确诊后逃出家门


17日,数次违反传染病预防法的全光勋牧师在医院接受了新冠病毒检查,最终给结果呈阳性。


但是在他确诊后,他并没有在家进行自我隔离,反而逃出了家门。


警方和防疫当局立即着手调查全光勋的行踪。保健所救护车在驶入城北区爱心第一教会时,还被教徒拦住了去路,所以不得不绕到教会后面。


直到17日19点之后,全光勋从教会内的私宅乘坐救护车抵达中浪区首尔医疗院接受治疗,在乘坐救护车的过程中,全光勋依然笑容满面,并且没有好好戴口罩。

2.png

图片来源:NAVER


确诊教徒从坡州医院逃跑


18日凌晨,已确诊新冠肺炎的爱心第一教会教徒A某从京畿道医疗院坡州医院隔离病床上偷偷逃走。A某在本月9日参加首尔城北区爱第一教会礼拜后被确诊,15日被送往坡州医院。


A某在逃跑25小时后的19日凌晨1点15分左右在新村的Hollys Coffee咖啡厅被抓获。

3.jpg

图片来源:NAVER


据悉,A某逃跑后先去了钟路区的某咖啡厅,此后进入了圆佛教法堂藏匿了11个小时,之后又移动到了新村的Hollys Coffee咖啡厅。


A某被抓获时,Hollys Coffee咖啡店里还有40多名客人。


教徒阻止防疫人员进行消毒


据韩国KBS报道,在防疫人员对首尔城东区爱心第一教会进行现场防疫时,遭到了教徒们的阻拦。


教徒们不断对防疫人员进行推搡和辱骂,甚至还撤掉了防疫人员的口罩。

4.png

图片来源:NAVER


南扬州确诊教徒行踪不明


经证实,除从坡州医院逃跑的爱心第一教会教徒外,还有其它逃跑事例。


20日,经韩媒采访,18日居住在京畿道南扬州的爱心第一教会教徒B某(68岁、女性)被确诊为新冠肺炎后行踪不明,同一天在首尔江南区severance医院被抓获。

5.jpg

图片来源:NAVER


据警方和医疗界透露,18日上午,B某在南扬州某公寓与保健所职员通话时表示:“我不相信你们的检查结果,我要去其他医院重新检查”,之后B某手机关机行踪不明。


据悉,B某于17日出现发烧症状,经委托检查后,在18日上午确诊。之后其乘坐出租车前往江南severance医院,在等待的时候,被警方和医院合力抓获。


B某乘坐的出租车在将B某送往医院后,很有可能继续接送其他乘客,因此出现相关扩散感染的可能性很大。


医院方面掌握到B某是确诊者,在确定其身份后,让其在负压帐篷中等待,18日下午2点将其移送给了保健当局。


据悉,B某逃跑时佩戴的是一次性口罩。医院方面在掌握B某移动路线后,采取了防疫等后续措施,没有出现让其直接暴露在医院的情况。


参加集会的50代夫妇

向保健所职员吐口水


19日,据京畿道抱川市透露,住在二东面的50多岁C某和D某夫妻确诊了新冠肺炎。


据悉,在本月17日,C某和D某抱住上门来进行检查的保健所职员E某并拒绝检查。他们说着:“只有我确诊多冤枉”,同时向地板上吐口水。当时,他们还高呼文在寅独裁并造成骚乱。

6.jpg

图片来源:NAVER


当天,上门进行检查的保健所职员立即接受了新冠病毒检查,幸好检查结果为阴性。


抱川市表示,将对这种妨碍新冠肺炎防疫活动的行为进行严肃处理。


爱心第一教会拒交教徒名单


20日下午,疾病管理本部相关人士和首尔市公务员、警察等为了获取教徒名单,来到了城北区爱第一教会。教会负责人拒绝让流行病学调查官进入教会,双方对峙持续了一夜。

7.jpg

图片来源:NAVER


一些流行病学调查人员进入教堂内,但始终未能确定准确的教徒名单。21日凌晨,他们空手而归,计划上午将再次进行流行病学调查。

爱心第一教会提交的名单上大约有900名教徒的名字,人数太少,所以认为有必要获取准确的名单。

8.jpg

图片来源:NAVER


以上几起事件真的是看得小编胆战心惊......


不断阻碍防疫,确诊之后还会逃跑,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做出的事?自己因不遵守防疫规范而确诊了,那就想要拉着所有人一起陪葬是吗?


真的是太可怕了!


就这样,全光勋牧师今日还通过SNS视频表示自己与教会配合防疫的程度是让保健所感动的程度,还扬言教会是受到了部不纯分子的病毒恐怖袭击。


我看他的脑子是让病毒弄坏了,否则多厚的脸皮能说出这样的话,韩国此次疫情的复发不就是因为他和他的教徒吗?

9.jpg

图片来源:NAVER


今日上午,文在寅总统来到首尔市政府灾难安全对策本部,他表示:“现在是韩国面临疫情以来最大危机,将对妨害防疫者坚决采取法律措施。


文在寅总统表示:“首尔是此次危机的中心,包括首尔在内的首都圈人口密度很高,从首尔到地方每天来回移动的人口也很多,所以一旦首尔防疫体系崩溃,全国防疫体系也将同时崩溃。”


文在寅总统批判道:“K-防疫成功的核心是迅速确认密切接触者,迅速诊断检查,迅速隔离治疗”、“但是现在有部分人员有组织的故意妨碍这种迅速的流行病学调查和防疫措施”、“甚至现场还发生了用物理手段阻止或妨碍的行为,并且还通过大规模的假新闻,妨碍政府的防疫措施”。

10.jpg

图片来源:NAVER


“希望警察和中央政府能对首尔市的要求给予充分的支持。如果有人妨碍流行病学调查或防疫措施,那么希望这些行为不仅可以用传染病管理法进行约束,还可以以妨碍执行公务或其他刑事犯罪法,果断地采取法律措施,必要时,不管是直接逮捕还是申请拘留令,都要展现出执法的坚决态度。”


“要让国民能够看到,公共权力依然存在。”


“平日里,我都主张公共权力应该最小化,因为行使公共权力会相对地侵害国民的人权。但是对于传染病的防疫、灾害灾难的应对等情况,不应仅仅局限于个人人权,而应考虑到国民共同体的生命和安全,因此公共权力应该充分发挥保护国民的作用。”

11.jpg

图片来源:NAVER


的确,韩国是一个注重人权的国家。但是在疫情爆发的形势之下,如果一味的顾及部分人的“人权”而导致不能及时防疫,那将会损害更多人的人权。


何况,当那些人不遵循防疫守则甚至恶意传播新冠病毒时,他们就已经成为了犯罪者,还谈何人权?


希望大家都能够以防疫为先,减少出行,不给自己的健康带来危险,也不给他人造成负担,即使外出,也请尽量规避人多的公共场合。


否则外出时遇到爱心第一教会教徒怎么办?只能先跑为妙!


查看全部评论

在这说点啥呗
    韩国旅行 找韩游
    APP下单 门票1折起
    立即体验

    请竖置设备浏览